?

企業(yè)動(dòng)態(tài)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瀏覽次數:2856 時(shí)間:2019-1-16

為什么你的業(yè)績(jì)會(huì )下滑?

表面上看,你的經(jīng)營(yíng)業(yè)績(jì)下滑跟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形勢有關(guān),這實(shí)際上也為你找到了“理由和借口”。真實(shí)情況果真如此嗎?那為何我們服務(wù)的企業(yè)都在逆勢上漲?

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確實(shí)不景氣,大家在消費方面會(huì )節制,這種節制更多的體現在“不太需要”和“可要可不要”的東西上,比如奢侈品,每逢經(jīng)濟危機,各大奢侈品品牌都會(huì )采取相應的關(guān)店行為。但對于剛需的類(lèi)目來(lái)講,通常情況下受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的影響不是很大,甚至可以忽略不計,特別是大眾餐飲這個(gè)足夠剛需的行業(yè)。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那你的業(yè)績(jì)?yōu)槭裁磿?huì )下滑了?

實(shí)際上,是競爭越來(lái)越激烈了,顧客的選擇多了,特別是實(shí)體經(jīng)濟不景氣的時(shí)候,大量的資金進(jìn)入餐飲這個(gè)看起來(lái)“門(mén)檻相對較低”、“現金流好”的行業(yè),創(chuàng )業(yè)者增多,新品牌新品類(lèi)層出不窮,顧客喜新厭舊,維持你既有營(yíng)業(yè)額的老顧客被其它品牌“掏空了”,而你又沒(méi)有強大的開(kāi)創(chuàng )新顧客的能力,新顧客的進(jìn)店率小于老顧客的流失率,你的營(yíng)業(yè)額就下滑了。

但為何我們的企業(yè)家朋友,不反省自己開(kāi)創(chuàng )顧客的能力,而把目光放在經(jīng)濟形勢不景氣上了?因為很少有人愿意否定自己!就像生意好的時(shí)候,很少有老板能夠意識到這是品類(lèi)的紅利,反而都認為自己很能耐。

你失去了客觀(guān),這是一切問(wèn)題的根源。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品牌集中度開(kāi)始提高

越是在經(jīng)濟形勢不好的時(shí)候,越是能驗證一個(gè)品牌的競爭力,也越能夠判斷一個(gè)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的戰略眼光。外部經(jīng)濟環(huán)境像是一把篩子,讓缺乏競爭力的品牌自生自滅,把沒(méi)有戰略眼光的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淘汰出局。

這個(gè)篩選的過(guò)程,不僅提高了品牌集中度,也提高了行業(yè)的進(jìn)入門(mén)檻,這意味著(zhù),未來(lái)的餐飲創(chuàng )業(yè)將更為艱難,靠低價(jià)競爭很難形成氣候。正如同巴奴毛肚火鍋杜總所講,未來(lái)的餐飲,是有錢(qián)人玩的行業(yè)。

一個(gè)行業(yè)只有逃離價(jià)格戰的泥潭,走上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的差異化之路,這個(gè)行業(yè)才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有希望。

差異化需要外部視角

很多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意識到了問(wèn)題,謀求轉型。但看的多了,反而越來(lái)越迷惑,更多的是模仿和跟風(fēng);

很多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意識到要打造品牌,要去尋找自己的差異化。但做著(zhù)做著(zhù),都把焦點(diǎn)放到產(chǎn)品上了,在品牌后面加一個(gè)招牌菜后綴,不是“剁椒魚(yú)頭”就是“蝦仁水餃”,然后用盡辭藻去描述這個(gè)招牌菜,不是“魚(yú)頭越大越好吃”,就是“羊肉現穿才好吃”,咬文嚼字,陷入文字概念的游戲;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很多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也意識到了要找一個(gè)外腦,但由于品牌意識的局限性,他們往往接觸的是一些設計公司和策劃公司,做的事情大多都是升級LOGO、設計品牌形象、裝修新店鋪、打造新模式、策劃新項目、策劃促銷(xiāo)活動(dòng),整天沉溺于企業(yè)內部,忙的不亦樂(lè )乎。

比如說(shuō)大家都忙著(zhù)弄明檔廚房,我們認為顧客不太關(guān)注明檔,顧客只關(guān)注你店里有沒(méi)有人,沒(méi)有人的店,你的明檔再漂亮,顧客也會(huì )視而不見(jiàn)。但我們的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在設計師和策劃人的慫恿下,花了大量的財力和精力來(lái)忙活明檔這個(gè)事情。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于是出現了很多滑稽的事情:門(mén)店裝修花了幾百萬(wàn),品牌名叫什么卻看不見(jiàn),做什么的也不那么明顯,讓顧客去猜,特別是有的餐廳把門(mén)店最顯眼的位置設計成明檔,其它地方弄的密不透風(fēng),里面有沒(méi)有人外面也看不見(jiàn)······

顧客看不見(jiàn)里面有沒(méi)有人,就難以形成跟風(fēng)消費,這么淺顯的道理,為何我們的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卻視而不見(jiàn)?卻被所謂的大牌設計師的設計調性綁架?你的生意到底是誰(shuí)來(lái)負責?這是多么嚴重的自?shī)首詷?lè )的內部思維??!

商業(yè)的競爭是智囊團的競爭

看過(guò)《三國》的朋友都知道,一個(gè)英雄要想起事,除了要有幾個(gè)勇猛善戰、敢打敢殺的好漢外,還必須有一個(gè)足智多謀、運籌帷幄的軍師。劉備在沒(méi)有三顧茅廬之前,一直顛沛流離,猶如草寇,直到三顧茅廬遇諸葛,一席《隆中對》點(diǎn)播,才逐漸有了起色。

我們在古裝片中也都可以看到,一個(gè)王朝的興衰,跟皇帝身邊的門(mén)客息息相關(guān)。如果一個(gè)皇帝身邊都是拍馬溜須的人,皇帝很快就會(huì )昏庸,做出錯誤的決策。曾國番能夠獨善其身功成身退的關(guān)鍵,也在于他后面有幾百個(gè)門(mén)客,每一個(gè)決策都經(jīng)過(guò)幾百個(gè)腦袋的深思熟慮,如履薄冰,機關(guān)算盡。

在企業(yè)的經(jīng)營(yíng)中,這個(gè)智囊團的角色,被老板、營(yíng)銷(xiāo)總監等高層扮演著(zhù),隨著(zhù)企業(yè)發(fā)展的壯大,大家每天要忙的事情太多,就很難冷靜、客觀(guān)的分析和總結成功,久而久之就會(huì )深陷繁瑣的事務(wù)之中,不得“廬山真面目”,甚至往往忘了創(chuàng )業(yè)的初衷。這也就意味著(zhù),這個(gè)智囊團的角色,需要發(fā)生轉移,由企業(yè)內部轉移到企業(yè)外部,并逐漸的外包出去,交給專(zhuān)業(yè)的第三方公司。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優(yōu)秀的智囊團是稀缺資源

跟優(yōu)秀的企業(yè)家一樣,優(yōu)秀的智囊團是稀缺資源,這個(gè)需要先天的天賦、悟性,更需要后天的大量實(shí)踐、總結。就如同一個(gè)醫生,只有在常年的臨床實(shí)踐中日積月累,才能有所建樹(shù)。

正如同企業(yè)家是培養不出來(lái)的一樣,優(yōu)秀的智囊團也很難培養出來(lái),這就決定著(zhù)優(yōu)秀的智囊團是一個(gè)稀缺資源。

你需要壟斷智囊團這個(gè)稀缺資源

既然這么稀缺,那為何我們的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者意識不到了?

老板成功了往往都信自己,這就注定絕大多數老板很難為智囊團買(mǎi)單,很難未雨綢繆,一旦生意不好了,又往往病急亂投醫,他們更多的是到處跟人交談,看看誰(shuí)的想法比較符合自己的觀(guān)點(diǎn),進(jìn)一步印證自己想法的正確性······

而優(yōu)秀的智囊團身價(jià)都不菲,特勞特中國公司高達5000萬(wàn),這就注定著(zhù)這個(gè)稀缺的智囊團資源是中小企業(yè)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這實(shí)際上正是商業(yè)競爭的壁壘:阿里巴巴可以高價(jià)聘請全球最厲害的智囊團,每時(shí)每刻都有大量的腦袋在幫企業(yè)思考,有大量的眼睛在幫企業(yè)看市場(chǎng),就如同有衛星一樣,而你只能靠自己的一個(gè)腦袋一雙眼睛,這就相當于盲人和瞎子,你怎么跟阿里巴巴競爭?

未來(lái)商戰勝利的關(guān)鍵,就是要找到優(yōu)秀的智囊團,壟斷這種戰略資源。如果這個(gè)智囊團未被你所用,而被你的競爭對手所用,那么吃虧的就是你。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壟斷智囊團就相當于買(mǎi)保險

老鄉雞在這方面就非常有戰略遠見(jiàn),它不像其它的定位咨詢(xún)客戶(hù)覺(jué)得每年幾千萬(wàn)的咨詢(xún)費太貴,做一年覺(jué)得自己找到門(mén)道了就不做了,而是長(cháng)期跟特勞特公司簽訂戰略服務(wù)協(xié)議,雖然要花很多錢(qián),但這間接達到了壟斷這個(gè)智囊團的目的。

老鄉雞是怎么想的了?

這就相當于給企業(yè)買(mǎi)保險,企業(yè)有20億的營(yíng)業(yè)額,40億的估值,每年花幾千萬(wàn)做咨詢(xún)就相當于買(mǎi)保險,就算特勞特公司在新的一年沒(méi)有太多建設性的意見(jiàn),也避免了這個(gè)智囊團為競爭對手服務(wù)。

其他中式快餐就比較尷尬了,所以我們看到很多中式快餐“捧著(zhù)金飯碗要飯”:老娘舅找了華與華這樣的策劃公司合作,雖然老娘舅也學(xué)定位,特勞特公司還是他的投資股東,為何企業(yè)就沒(méi)有在早些年就意識到特勞特公司的戰略?xún)r(jià)值了?鄉村基早在2008年就找特勞特公司做定位咨詢(xún),特勞特公司也是其股東,為何起了個(gè)大早卻趕了個(gè)晚集?這是企業(yè)創(chuàng )始人要重點(diǎn)思考的問(wèn)題!

面對下滑,2019年的餐飲如何干?

沒(méi)有智囊團,就是赤手空拳

千招可解,唯快不破。在定位理論看來(lái),一切招數都可破解,就看誰(shuí)先下手為強,率先抵達心智。

既然商業(yè)的競爭是智囊團的競爭,你沒(méi)有智囊團,你沒(méi)有壟斷最優(yōu)質(zhì)的智囊團,你拿什么來(lái)參與越來(lái)越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了?

還在自做聰明的企業(yè),還在摸著(zhù)石頭過(guò)河的企業(yè),還在憑運氣做生意的企業(yè),還不會(huì )借勢外力的企業(yè),終將被激烈的市場(chǎng)競爭所淹沒(méi)和肢解。

轉自今日頭條,作者:劉傳奇